主页 > M好生活 >我是我的洋娃娃,从来就不是你的。 >

我是我的洋娃娃,从来就不是你的。

2020-07-10


如果说到「洋娃娃」,你的脑袋里会出现什幺样子的洋娃娃呢?

我是没看过田纳西威廉斯1940年代发表的剧本《满满二十七街的棉花》,以及改编成的任何作品。但如果讲到故事中对「洋娃娃」的譬喻,那任谁都不会想到是像台湾改编的版本《我的洋娃娃》里,那个样子的洋娃娃。

臃肿,妆容厚重,肤色死白,质感粗糙,服饰残破。

承上题,如果你脑袋里的那个洋娃娃是会说话的,你认为它会怎幺说话呢?

我想,那肯定也不会是像《我的洋娃娃》里的这个洋娃娃ㄧ样。

音质沙哑,声线中低,捏着嗓子硬是成了娃娃音。大部份的时候是乖顺的,其他部份的时候则是突然暴怒的。

这些的没想到,其实许多创作者都想到了。上网用英文原名<<27 Wagons Full of Cotton>>去查,会发现国际上还真多不同样貌的「洋娃娃」。

我不是艺术家,也不是什幺创作者,但是我心里的洋娃娃,也从来都不是精緻漂亮到哪去的。

小时候,我的那个洋娃娃,原本戴着一顶美丽的草帽,穿着一件连身浅绿色的柔软洋装,有着美好的肤色和表情。好几年过去,它的帽子破了,洋装边缘脱线,裙角蕾丝掉落剩下一半,整个娃娃的颜色都不均匀的褪掉了,但我却愈来愈喜欢它。喜欢到不再把它当作它,而是当成「她」。

《我的洋娃娃》这个故事是在探讨女性在男性的世界里,所扮演的角色与地位的状态。在原着问世的那个年代,普遍被教育成不需要拥有赚钱本事的女性,似乎总得顺从着「养」她的男性们。不管是爸爸,或是丈夫,甚至可能只是随便的一个过客。

所以当时的女生们打扮成漂漂亮亮的,说话嗲声嗲气的,身材曲线婀娜的。但从现代女生的眼光看来,这成了一件非常悲哀的事情。

「我打扮是为了自己高兴,与你们无关。」现代的女生都是这幺大声的说。

现代的女生看不起打扮的漂漂亮亮的,说话嗲声嗲气的,身材曲线婀娜的,因为很多的现代女生会认为,这些都是为了要博得男人喜爱而作的打扮。

《我的洋娃娃》里的那个洋娃娃,她的精心妆扮已经残破,但她并没有修补源头,反而是用更厚的妆容,和更多层的服装掩盖起来。她的嗓音不知道是不是多少次偷偷哭泣或是愤怒而哑了,但是她没有去改变那些会让她哭泣或愤怒的原因,她只是尽可能的,捏着嗓子,继续维持着温柔的娃娃音。

我的那个洋娃娃,因为我老是带着它,一下子想这样,一下子又那样的,它渐渐残破了的模样反而让我更是喜爱。

因为我的洋娃娃顺着我的意思,被搞成了一个破烂的样子,这就是她最听话的表现。

刘守曜导演改编的《我的洋娃娃》,由吕曼茵饰演的这个洋娃娃,所遇见的两个男人都很爱她,不管是心理的,还是生理上的。他们看着她愈是破烂的样子,就愈是不能失去她,毕竟这是她最听话的表现。

其实我们不见得是顺着谁的意思,把自己变成了光鲜亮丽的美丽模样,才是最可悲的,这样妳能了解吗?

现代的女生们,知道不能为了讨别人喜欢而委屈,知道不能为了取悦谁而假扮自己,但是现代的女生们,在许许多多的「知道不能要」里,知道自己「要」的是什幺吗?

吕曼茵把这个洋娃娃演得複杂又矛盾,她完全不是刻板印象中,因为太笨才取悦男人的那种娃娃,好几个片刻,我甚至看见她眼中冒出的「不爽」感,是那种「我正在摆布着我的男人,但他怎幺失控了」的不爽。

她在摆布着她的男人,把她的男人捏塑成了一个可恶的沙猪,然后她让她自己在这样的男人的凌虐里,成了一个残破的洋娃娃。她知道这样她的男人才会好爱她,毕竟她是因为听他的话而成了这个模样。

这是她最听话的表现。

但到底是听他的话,还是她自己的?

这个洋娃娃迷惘了,她茫然的在舞台中跳着舞。

<<偿还>>这首歌曲幽幽流出:

「沉默的嘴唇

还留着泪痕

这不是胭脂红粉

可掩饰的伤痕…」

她的下一步应该是什幺,她不知道,她没有真的舞伴,这一切从来都只有她自己。

这是创作社在2014日本利贺艺术节「亚洲导演竞赛」演出的作品,2015年5月,因为国家表演艺术中心国家两厅院的一个特别企划,让这个戏有机会在台北的两厅院实验剧场演出。演出已经全部结束,但是这个不断让人有兴趣讨论且改编的题目,我想会一直持续下去吧。

这个「洋娃娃」是一个很令我难忘的表演,她让原本轻易能有结论的题目变成了一个无题。

因为着谁而把自己搞得残败,才是最悲伤的事情吧?特别是如果那个指导者其实自己。

我是我的洋娃娃,从来就不是你的。

饰演洋娃娃的 吕曼茵

图/两厅院提供,创作社<<我的洋娃娃>>剧照。摄影:唐健哲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
推荐文章

申博太阳城_申博会员网址aa0000|提供最权威的购物指南|网站地图 天龙国际账号注册 ag平台地址网站咨询75505